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游戏测试员的一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游戏测试员的一天
紫晴惬意地躺在白鸦葡萄园的吊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新的空气涌入紫晴的肺中,将浊气一扫而空。距离上次被大龄熊孩子葵希罗捣蛋,建造了一半的半位面「雅楠小镇」被直接拿去给那个什幺克拉丽丝女公爵当成升魔祭品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虽然逮住葵希罗一顿「爱的鞭笞」,但无奈也只能将原先的计划废弃了。  着手制作新的半位面过程中,紫晴想起了穿越前玩过的游戏《巫师3 》。相对于「恶意满满」的巫师世界,《血与酒》里源于精灵古国的陶森特无疑让紫晴非常喜欢。说干就干,很快紫晴就把新的半位面打造成了陶森特的模样。不过出于对上一个「冒险类」半位面「雅楠小镇」毁灭的晦气,这一次紫晴打算把半位面「陶森特」做成一个经营葡萄酒庄园的游戏。为了测试「游戏bug 」,紫晴还特意制作了一个化身进入了半位面,来确保打造一个「优秀的游戏」。  紫晴翻身跳下吊床,天空一片碧蓝,偶尔飘过几片白色的云朵,葡萄园附近的村落里缭绕着冉冉炊烟,这片亲手打造的半位面就像一副美丽的描绘田园牧歌的油画。葡萄园内经过精心的布局,白色的砖石房屋配合周围绿意盎然的葡萄藤颇有一种童话风格。客厅、餐厅、卧室、客房等错落有致,贮存酿制红酒的地窖更是必不可少。墻壁上挂着来自名家绘制的油画(用魔导照相机配合渲染功能照的),精美的铠甲靠墻而立(纯粹的装饰品),地板上铺着厚厚的手工地毯(紫晴本体用自己的力量一个念头制造的「手工」地毯),训练有素的乐师们站在屋角演奏着优美的田园乐曲(毫无心智的人形傀儡演奏储存好的音乐)……白鸦葡萄园几乎将温暖和舒适这件事做到了极致(点头)。  「啊!真是太美丽了!」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半位面,紫晴伸了个懒腰感慨道。突然间一根火柱从紫晴脚下拔地而起,将她吞噬进去,火光很快散去,但烤肉的香味已经弥漫了整个葡萄园。  「啊!啊!啊!我为什幺要在自家的庄园里搞那幺多魔法陷阱啊!拆掉拆掉。」魔力掀起一阵威风,瞬间在葡(複)萄(活)园(点)重生的紫晴挥了挥手,原本遍布庄园的魔法陷阱与「焦尸」一起灰飞烟灭。  「所以说那些游戏里的大boss们没事在自家老巢搞那幺多陷阱干什幺?又不是自家陵墓。」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紫晴消除了这个「bug 」。  拿出一个笔记本,记录下了这个「bug 」后,紫晴在葡萄园里閑逛起来。「种植方面都,没什幺问题了,再来检查一下销售环节。」            ————————  饑渴充斥着它的灵魂,多久没有进食了?她记不清,可能已经超过千年了吧。作为魔王大人亲手缔造的魔物,她是作为有智慧的高阶魔族,但现在它宁可什幺都不想。自从魔王大人被那个可恶的「狂王」封印以来,不知为何被强行陷入沈睡的她就一直饑渴着,就算在沈睡中也一样。  等等,我从沈睡中醒了?啊,是那个「狂王」的气息……现在居然如此虚弱……她猛的睁开赤红的双眼。  「孩子们,开饭了!」普通人无法听见的声响蔓延开来,名为「暗影长者」的吸血魔物唤醒了它的大军。            ————————  餐厅长木桌上摆满精致的食物,银质餐具在塔型烛光下褶褶生辉。紫晴懒散地靠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抓着香喷喷的烤面包咬了一口。一轮皎洁的明月静静地悬于空中,淡淡的月光洒满葡萄园中,描述出一副美轮美奂的夜景。紫晴放下面包,拿起一个盛了些许红酒的高脚杯抿了一口。相比于打打杀杀的游戏半位面,果然还是这个这个更舒心。不过既然是经营类游戏,要不要让玩家需要雇佣佣兵保护商路?  天空变了,血色染透了那轮月亮的银边。血月升起,阴冷的色调侵占了整个半位面。  葡萄园外树木的影子仿佛獠牙般在夜幕下伸展,招摇的黑暗于天际飘摇扭动,仿佛群魔乱舞。乌云遮住了月色,但那不是云,而是无穷无尽的吸血蝙蝠。旷野上游蕩的黑雾肆意闪烁,然后于月色下凝聚成一个个吸血魔物。属于吸血鬼们的盛宴降临了。  「搞什幺啊!吸血鬼入侵?这可是非常严重的bug 啊!」红酒杯被随手扔在地上,滚过一段距离后停止了,醇香的红酒如同血液一般洒在地上,让吸血魔物们更加兴奋了。  四头吸血魔物从阴影中窜出。它们闪电般穿过空气,数十根筷子长的利爪闪耀着寒光,一齐朝着紫晴狠狠抓去。但紫晴根本没将它们看在眼里,她左手虚握,寒冰在侧面飞来那头吸血魔物身上浮现。自外向内冷气穿透了它的脂肪层,瞬间抹去了生机!那个吸血魔物的翅膀失去升力,像块石头般从天空摔了下去,「哗啦」一声碎得满地都是。下一刻,纯粹魔力形成的利刃出现在紫晴手中,只听见硁硁连响,夜空中溅起点点血光,扑来三只吸血魔物被全部一刀两断!  「以『魔王』之名,给我停下!」趁着连斩四个吸血魔物的气场,紫晴下大了命令。  「你不是魔王大人……亵渎者!」一个女性的声音传入紫晴耳中,充斥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天空几乎要被盘旋的蝙蝠群遮住,紫晴擡起左手,六枚白色的火球便凭空出现,环绕着分身旋转。随即紫晴将左手伸向天空,火球如同速射高炮般接连的飞出,连续轰进天空的「乌云」!  「敬酒不吃吃罚酒……」火球点燃了蝙蝠身上的绒毛和油脂,着火的蝙蝠尖叫着逃走,在蝙蝠群中横沖纸张,将更多蝙蝠点燃。火光将天空染红,烧焦蝙蝠尸体铺天盖地的从天而降,将葡萄园地面埋了厚厚一层。  火光照亮了一个有着鲜红长发的女性,她身穿精致的贵族服装,戴着古老的金银配饰,肌肤白皙,容色如画。红发女性推了推挂在鼻梁上金丝眼镜,皱着眉头扫视着手中的卷轴,手指优雅地在空中挥舞,澎湃的魔力将一个个精美的符文印刻在空中。如果不看那双仿佛被岁月浸透的血红双眼,那平静而又有条不紊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位优雅的学着一般。一股莫名的波动以那个女性身影为中心,很快扩散至整个葡萄园,天空中的火焰随之熄灭,紫晴手中由魔力凝聚的利刃也崩碎了。中断的法术让紫晴肚子一阵翻腾,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禁魔领域?」紫晴揉了揉肚子,如果是本体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这终归只是个化身。  「『暗影长者』从未让魔王大人失望过,今天也一样,亵渎者!」被称为「暗影长者」的红发女性挥了挥手,新的一批吸血魔物围了上来。  「说实话,这个场面让我有点怀念。那时我还不是『狂王』,不会魔法,孤身一人身陷重围……」紫晴用怀念的口气说着,身体突然化作一团血光,曲折着连续穿过十几只吸血魔物后,在农具库前,血光重组了紫晴的身姿。那十几只吸血魔物猝然摔倒,鲜血疯狂的喷射飞溅,肢体四分五裂。紫晴看都没看红发女性一眼,双手捡起两把用来做农活的镰刀,随手舞动了几下:「那一次如果没有伊斯贝尔嬷嬷,我就死定了。这一次我想再试试。」  紫晴绝美的面容上满是跃跃欲试的表情,手掌上的镰刀闪过血色的光辉,倒影着吸血魔物们的身影。鲜血化为无数血色巨蟒,暗红色的血气带着朦胧的光芒,将一群魔物缠住,瞬间绞杀。  「控制鲜血,是我最早领悟的能力……这不是魔法。」紫晴的血液开始沸腾,心脏开始澎湃地跳动,如同华美的圣歌。仅仅是随手一击,一个巨大的吸血魔物便被斩断了首级,抛飞的头颅在夜色中洒出赤色的轨迹,将紫晴染上一层赤色的光芒。升腾的热血在紫晴身上融合,将周围渲染出一片诡异的红色。周围的雾气缓缓灌入紫晴的体内,笼罩着葡萄园的哀鸣和嚎叫消散一空。紫晴提着银月般的利刃在这血雨中缓缓站起,看向了那些嗜血的怪物们。红色的符文扭曲了空间,世界逐渐变为血色,紫晴就如同曾经在印斯茅斯的夜色中那样,呼吸都带着血气。  不知何时,天空中被厚厚的乌云覆盖,交错的黑云就像在嘲笑无知者的愚蠢一般。周围逐渐缭绕起谜一般的血色雾气,诡异的哀鸣声此起彼伏。训练有素的身姿在这雾气中开始的绝色的舞蹈,不是没有吸血魔物突破了紫晴的防御在她身上造成伤害,但紫晴毫不在意以伤换伤将之斩杀。  周身遍布被利爪翻卷的伤痕,一道横跨脸颊的伤痕带来血色的魅力。紫晴的小腹被长枪刺穿,留下一个巨大的创口。但很快,随着紫晴深沈的一次呼吸,鲜红的血气从周围汇聚而来,凝聚成一道道赤色的血流,灌输到紫晴体内,让她的伤口逐渐恢複,就连那件晚礼服也恢複如初。满身的伤口就此消失殆尽,只剩下血光中魅力四射的紫晴在这光辉中挥舞着镰刀跳起的艳舞。  鲜血在「暗影长者」身边汇集,凝聚成紫晴的身躯。一股无可抗拒的巨大压力,铺天盖地的从头顶压了下来,紫晴右手抚上「暗影长者」的下颚,轻轻吹出一口气:「好像没有当年在印斯茅斯打的尽兴啊,我现在可是欲火缠身,咱俩来玩点有趣的游戏?」  一口香气扑鼻,眩晕感向着「暗影长者」袭来,随后从未有过的浴火缓缓燃起。紫晴娇笑着伸出左手,慢慢褪去「暗影长者」的下衣,连亵裤也扯了下来,光裸娇嫩的神秘圣地顿时暴露在紫晴的眼中。一丛娇媚的赤红光鲜亮丽,使得桃花源口若隐若现。紫晴玉手抚过,鲜红的草地纷纷飘落,露出了洁白的沟壑。那冷凉的触感,令「暗影长者」娇躯颤抖,忍不住闭上了双眼,不敢看接下来的景况。她的心中颇为挣扎,虽也不知在挣扎什幺。  紫晴伸出香舌舔过「暗影长者」脸上的血痕:「魔族翻上作乱,可是要受到惩罚的!」紫晴轻轻拨开「暗影长者」的桃花源口,将中指伸了进去,那层薄薄的肉膜让紫晴更加兴奋了。鲜血在紫晴手中凝聚,化为一颗小珠子,将它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血珠小巧圆润,虽是侵入了尚未开封的处女桃源,感觉倒不至于如想像那般难受,反而对鲜血渴望的本能刺激了「暗影长者」的欲望,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紫晴笑着一连制造了六颗推了进去,鲜血凝成的血珠时为液体时为固体,并没有对那层代表纯洁的肉膜造成丝毫伤害。紫晴缓缓翻过「暗影长者」的身子,轻轻拨开菊穴时。随着紫晴的手指轻推,几颗血珠缓缓进入了「暗影长者」的菊穴当中,幸好「暗影长者」以鲜血为食,菊穴中清爽干凈,没有什幺异味,可给这些血珠推了进来,异样的感觉却令「暗影长者」不由心颤神摇。  紫晴哈哈一笑,一把把「暗影长者」架在肩上,走进了卧室扔在床上。在血珠的刺激下,「暗影长者」瘫在床上,双腿之间已淅淅沥沥地流了不少。紫晴一手搂住「暗影长者」的纤腰,张开小口封住了「暗影长者」娇甜的樱唇,吻的她神魂颠倒,双手无力地搂在紫晴颈上,任紫晴的口舌恣意汲取她的芳香。紫晴尖锐的虎牙微微划破「暗影长者」的娇唇,香舌舔过一丝鲜血,发出一声娇喘。  在紫晴的挑逗下,「暗影长者」一双玉腿驯服地张开,轻轻地勾到紫晴腰间,让那粉红湿濡的桃花源完全敞开。紫晴双手游走,缓缓移上了「暗影长者」会阴和后庭处的血珠,手指轻拨,两串血珠滑出,留下点点蜜汁。血珠们相互融合,化为一个血红色的双头龙。紫晴哼哧一声,将双头龙的一头缓缓插入自己花径之中。  在「暗影长者」的娇吟之中,紫晴坏笑着开始了动作,双头龙的另一头像条虫一般轻轻地鉆营着,慢慢地把头鉆进了花径,随即将身子也探了进去,不过动作极为缓慢,慢吞吞地将窄紧的桃花源渐渐撑开。虽说被初次开垦的桃花源颇有几分痛处难免,但满腔浓郁的情欲之中,「暗影长者」竟不觉怎幺痛苦,甚至还挺着纤腰,雪臀轻轻扭动,一点一点地迎了进来,动作之间娇躯汗水渐泛,那莹白的肌肤美的犹似生光。  「叫我魔王大人!」感觉触及到了那一层阻碍,紫晴微微一笑,俯下身子伸出香舌在「暗影长者」微微带血的嫩唇上轻舔了一口。血液组成的兵器已兵临城下,正似有若无地点着那层薄膜,「暗影长者」桃花源深处的饑渴愈甚。她只觉体内愈来愈热、愈来愈软,几乎已提不起力气,可桃花源深处却是酥痒难当,只待紫晴前往止痒。  「不……你不是……不……你是……魔王大人!」软语呻吟之间,「暗影长者」只觉娇躯愈发火热,就在她纤腰轻扭、羞不自胜时,紫晴猛力一挺,她只觉桃花源一疼,那撕裂般的苦楚甚至压过了遍体的快乐,忍不住缠紧了紫晴,生怕紫晴再动一下,朦胧的美目泪眼汪汪。  紫晴腰身用力,在「暗影长者」的桃花源中缓缓抽插,「暗影长者」只觉桃花源中的空虚被性玉一次次充实,又一次次地放空,这前所未有的滋味着实美妙。「暗影长者」在这刺激下无意识地拱腰迎合,时不时发出娇吟。她的身子虽本能地轻扭着,但桃花源中的伤处却是愈动愈痛,可里头的濡湿却也愈渐润滑,痛苦和快乐一同涌起,让这葡萄园的香闺中不住回响着欢叫声。  「小僕从,要为你的魔王大人献上你的鲜血吗?」冷不丁的,紫晴吹过「暗影长者」耳旁,咬着耳朵问道。  「哎……好……好棒……献上什幺?随便……随魔王大人……」已经神誌不清的「暗影长者」发出无意识的呢喃。紫晴露出一丝坏笑,露出两颗纤细的小虎牙。虎牙如同锋利的匕首划破「暗影长者」娇嫩的脖子,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紫晴张开樱桃小口缓缓吮吸起来。紫晴吮吸的如此美妙,快感像潮水般一浪浪淹没了身下的绝色美女。「暗影长者」媚眼迷离,发出无意识的呻吟。紫晴霸道地在「暗影长者」的脖子上吮吸勾舐,灵巧的舌尖时不时划过,加速了血液的流逝。原本以鲜血为食的「暗影长者」像个猎物被紫晴疯狂的吸食着鲜血,生命力随着鲜血缓缓流逝,窒息感慢慢包围了她。  下身的桃花源依然在被开垦,已经不知释放过多少次花蜜,脖子上的鲜血缓缓流出,带来一阵阵眩晕,「暗影长者」的意识开始模糊,只感觉心脏开始扑通扑通的狂跳,带动着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加速流动,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双腿开始交错摩擦。很快,「暗影长者」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大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无边的快感不断沖击着她的灵魂。随着时间的流逝,「暗影长者」的理智已经崩溃,脸上的皮肤因为缺少流失的血液变的苍白。她小嘴微张,香舌已经不知不觉的露了出来,呼吸逐渐停止了。她面带着着高潮时淫蕩的表情,双眼翻白,嘴角微张,还留了不少香津在口边。  紫晴缓缓松开小口站了起来,擦去嘴边残留的血迹。  「还是鲜血美味,比红酒好喝多了……」随着「暗影长者」的逝去,紫晴的化身完成了使命,也随之破碎为一粒粒光粒子消失了。            ————————  「唉唉唉……我的那个化身怎幺回事?好好一个测试bug 怎幺又变成这样了啊!」紫晴双手抱头哀嚎着:「葵希罗!你的力量就这幺容易让人精神错乱吗!」  「当然咯紫晴姐姐,你以为我的思维黄昏是怎幺回事。」葵希罗歪着头对紫晴露出微笑,手上红色的血液扭曲着,很快为「暗影长者」的灵魂重新塑造了一个新身体。  「死妮子,果然把魔王权柄给我是不安好心!」很快,魔王紫晴殴打前任的「日常」又欢乐地开始了。                                   【完】